家,不是只是門牌號碼

COVID-19 在台灣那股微解封後,或許多數的人在相較之下,可能覺得出去總比得不自由恐懼症好。

數算過整整WFH 宅家的日子,約有破百天以上,懶到都不想算了。

今天突然高溫起來,前陣子立了冬,詭異無常的天氣很不暢快,疫情期間買的一張非洲柚木桌,牆角一落落紙張夾雜著書法的宣紙,隨手拿起印有墨料的圖面,寫了幾個字畫了幾筆,裱了好多張油墨畫。買望氣陶碗和二個小碟盤,太灰協色調的斑駁感,不適合我們家擺設,那股憂鬱啊!(還是轉售出去)

真的忍耐不下去,上週追著時間,一早八點半戴著醫療等級N95去染髮,和設計師就約好起個大早整個店只有我,染著泛白許久的髮絲。和Equipment Pilates 的老師約好時間,再不回去運動全身關節都快散掉,連深層呼吸都忘記怎樣呼了啦!

在桃園青埔住了二年,這二年心情真的是大雜燴狀態啊!

年終到 ---還是要感恩一點。狗屁倒灶的一堆事(忍!)。但,嗯,常安慰自己算了,沒辦法,依舊內心想搬離開桃園青埔。也是我很龜毛,至少我不妨礙他人,最終無法忍受桃園青埔生活居住素養上自大的樣貌。


▍Canon EOS [1 N ] / Kodak Ektar 100







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