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那過程之中,或許字句中很難形容,情緒低落之下,有某種放鬆一事,可以這樣說好了,專注在指尖上的舒緩感,短暫的課程中體驗到,在塑型上需要重複不斷的練習指法,也因如此捏塑土裡得到無限釋放。土透過指腹肌紋上的捏捺,有股自由性情的表達,上色塗料時,不被各種制約給束縛。性格使然的樣貌應該是如此。

從攝影、土塑、做飯等等的生活之中,我漸漸明白一些事情。

如今,我所生活的社會裡,很難看清楚我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活,或是生命的意義,世界一片混沌,價值觀偏差。我們失去了現實感,整個社會都被閉塞,悶了。

有天細細聽著自己的喃喃自語,存在身體的力量語言,內心深處發出的聲音『去寫字』,曾透過油墨版畫刻塑想要的畫面,在透過油墨的肌紋製作了一本繪本,接下來要透過墨寫使內心找到平衡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