宜蘭羅東公園

那天悶熱的氣流走過太平洋海面,順著雨後的氣候有股海鹽味道,夏初 ——-

胚布包中總是有本可以隨手翻閱的書,這一天早晨起了大早為了喝一杯冰咖啡,穿著夾腳拖就這樣走到巷口,昨晚那場大雨沖洗夜市留下氣味,城市被海水浸泡過,總是有著水泥海鹽攪和過絲絲透過風吹襲在鼻尖上。  

嗅不到我喜歡的氣息,唯一的路就是離開那厭物之所。

那惡臭的半導體人們嘴裏咬著晶圓,散發著硝酸鐵、碘酸鉀 —- 
我為了取代那氣味,於是抹上濃濃的薄荷味和辣椒水,對 ! 幹嘛特別跟那些座落雜草般的人們訴說解釋,存活的方式不同,就不可能有對等的話語,如果雜草群要形容一種特定的人群,那可想那些已經被貼上標籤,就如我不太喜歡希拉蕊是爛蘋果,你們喜歡是你家的事,舌尖上狡詐狐狸就該拔掉舌頭牙齒,這就是生存獵場的訓練。 

你們怎麼可能懂呢 
關在氟酸膠凝槽的人們,鐵槽裏沒有美學二字。 

▍Olympus / M [mju:] / Fujifilm x-tra 400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